貫徹市場基本教義有錯嗎? — 經濟學7大原理(2)

第二篇從第三項原理「通常,市場就是進行組織經濟活動的好方法」介紹起。原文請看這裡。大意是:

在個體經濟學的領域,研究的是市場如何巧妙地對資源進行分配。我們生活周遭所有用的吃的穿的等等,可以說是想提供這類的商品與服務的人盡其所能地提供,想購買這類商品與服務的人盡其所能地購買的狀況。政府只要在品管等最小限度的規定把好關,其餘任憑市場自由發展,市場便會非常有效率地自然進行資源的分配,這就是經濟學研究出的結論,更是經濟學的一大主張。在這裡意見開始有所分歧。我們現在就來比較一下日本自民黨與民主黨的政見:首先是鳩山前總理在2009年的施政演說中所提到「市場における自由な経済活動が、社会の活力を生み出し、国民生活を豊かにするのは自明のことです(市場上的自由經濟活動創造出社會的活力,使全體國民的生活富裕,這是再明白不過的道理 — Deborah注)」,這便是認同市場是很重要的看法;然而接著道「しかし、市場にすべてを任せ、強い者だけが生き残ればよいという発想や、国民の暮らしを犠牲にしても、経済合理性を追求するという発想がもはや成り立たないことも明らかです(但經濟活動皆任憑市場機制運作發展,只要是強者便能在激烈競爭中存活下來、或即使犧牲全體國民的生活水平也要追求經濟理性化(economic rationalization)的想法,已經證實是行不通的 — Deborah注)」,這就是民主黨認為市場基本教義引發了弱肉強食社會、貧富差距擴大等重大問題,因此有必要對市場基本教義派的做法稍做修正。

其實,自民黨也不約而同地做了相同的詮釋。他們是這樣說的:「戦後の日本を、世界有数の大国に育てた自負があります。しかし、その手法がこの国の負の現状を作ってしまったことも、近年の行き過ぎた市場原理主義とは決別すべきことも自覚しています(戰後的日本以茁壯發展成為世界經濟大國而自豪,但也自覺於其經濟發展的手段造成國家負面經濟的現狀,以及應揮別近年來走過頭的市場基本教義(market fundamentalism) — Deborah注)」。基本上兩黨都認為日益懸殊的貧富問題是市場基本教義走過頭的結果。(當然這也是兩個黨都為了想要爭取更多選民的支持,只要將政策定位於偏中間的安全路線,就較有可能奪得政權的結果。)然而,以經濟學的角度來看,不管是如何徹底的市場基本教義派都不可能認為完全放任給市場機制運作就沒事了。沒有人認為不需對環境汙染等問題進行管制。相同地,也沒有人認為即使犧牲全體國民的生活水平也要追求經濟理性化。經濟實力是為了提升國民生活水平而存在;而國民生活水平怎麼樣都無所謂,只要經濟實力堅強就夠了–以上對市場基本教義的各種指控自然是十分地不合常理。為釐清事實,在這裡我們就必須先來檢視市場基本教義的真正意涵。

個體經濟學的結論之一「在某些假定狀況之下(也就是說在市場沒有崩潰瓦解的情況時),就帕瑞圖(Pareto)的詮釋角度來說,市場的均衡實現了最佳化的狀態」,這也是福利經濟學的第1定理。「帕瑞圖最佳化」即是「在無損於其他消費者與生產者的滿足度時,就無法提升某些人的滿足度之狀態」。換句話說,有誰的狀態(利益)升級了,就會造成其他某些人的狀態(利益)一定得下降。反過來看,「非帕瑞圖最佳化」,便是在不犧牲其他人利益的狀況下能提升某人的利益。也就是說,在誰都不陷入困境的狀況下,可使某些人的生活變得更好的狀態。這樣不就是皆大歡喜了!果真是這樣嗎?未必。我們藉看圖說故事,來更加了解帕瑞圖最佳化的真正意義。

右圖(節錄於原文)表示了A君與B君之效益的組合(效益邊界)。將資源全部拿給A君後,B君便甚麼也得不到。A0表示資源全給A君時B君的效益為0。減少給A君的資源,並增加給B君的資源後,其效益組合的曲線如圖所示,會往左上方移動。

若經濟力為P時,只要往右上方移動,A君與B君的狀態都能往上升級。因此,P指的就是「非帕瑞圖最佳化」。紅色曲線上的狀態則稱為「帕瑞圖最佳化」。經濟學告訴我們的,貫徹市場基本教義便能達到「帕瑞圖最佳化」。不過這時出現了一個大問題:「帕瑞圖最佳化」可以是曲線上的任何一點。也就是說,在這條曲線上,可能出現只見A君笑、B君哭的不公平狀況。經濟活動運作的結果會落在曲線上的哪一點,並不是經濟學或市場可以決定的;這正是所謂的弱肉強食。非常有能力的人撈錢撈得兇,沒半點真功夫的人便一毛也分不到。

不過,福利經濟學的第2定理告訴我們,藉由執行適當的所得分配政策,我們可以自由地選擇落在曲線上的任意一個點。當「帕瑞圖最佳化」落在A君笑、B君哭的狀態時,政府只要出面使A繳稅來幫助B君即可。也就是說,福利經濟學的第2定理就是政府以政策性的介入改變所得的分配,就可隨意遊走於「帕瑞圖最佳化」任何一個狀態。

自民、民主兩黨皆因市場基本教義帶來貧富懸殊、弱肉強食的社會而自省。但在這裡應該反省應該是政府,而不是市場基本教義本身。換句話說,錯不在市場基本教義,錯就錯在政府並沒有以所得重分配政策來矯正市場基本教義所帶來的結果(寫到這裡,對自己在“主要貨幣地位動搖的美元”文章最後所引發的疑問,獲得一些啟示 — Deborah注)。在政府預算審核上,的確應該對能刪就刪的醫療補助等社會福利進行年度開支的瘦身,以求預算花費的「經濟理性化」。但基本上追求市場基本教義與削減社會福利保障根本是兩碼子事,當政者不該將其混為一談,或是對老百姓混淆視聽。該貫徹市場基本教義的地方就應徹底執行,不公平之處由政府出面,以所得分配政策予以補足,這便是第4項原理「政府有時候會對市場帶來的成果進行改善」(可惜實際上既得利益者常與政府進行掛勾… — Deborah注)。

(待續)

(照片來自Images_of_Money,CC license)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