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石井竜也與米米CLUB(1) — 熱鬧馬戲團


如果說米米CLUB是令人目眩神迷的精彩馬戲團或熱鬧非凡的嘉年華會,那麼單飛時期或進行個人演唱活動時的石井竜也就是展示藝術創作者內心世界的藝廊。基本上,我們沒有必要期待沒有了米米CLUB團隊的加持,單飛後石井竜也仍然維持樂團時期的音樂路線。

為什麼說米米CLUB是馬戲團或嘉年華會?

他們唱「科學小飛俠」。我們很難看到有哪一個樂團會在演唱會上特別設計一個演唱卡通主題曲的橋段,從編曲演奏演唱到服裝搭配,米米CLUB可以說是空前絕後了。「科学忍者隊ガッチャマン」於1972年10月-1974年9月每周日傍晚六點在日本富士電視台播映,對米米CLUB這群年過半百的歐吉桑來說正好是小學高年級時代的美好回憶。「小飛俠」的名稱對日本人而言反而會被想成是彼得潘那樣的人物。其實這五個人是忍者,他們所使出的「必殺技」是「科学忍法 火の鳥」(科學忍術 火鳥功);而「ガッチャマン」則是1號鐵雄的別稱。比起「科學小飛俠」,令我印象更深刻的科幻卡通其實是「無敵鐵金剛」(柯國隆、莎莎、阿強…)和「太空突擊隊」(鐵船長還有彗星號…)。


他們還老歌新唱。除了最早期他們翻唱山本琳達的成名作品之外,他們自製趣味性老歌,也偶爾翻唱昭和時期的著名老歌。「東京ドンピカ」是由米米CLUB擔綱作詞作曲之昭和風老歌東京系列的二部曲,以巴西嘉年華歌舞風呈現。曲名我猜想可能由歌詞「東京ドンドン)ピカノーチェ」節錄而來。這一段電視節目的錄影中安排有松田聖子的專訪,專訪時坐在後排石井竜也不停地惡作劇搞怪,被主持人訓了一頓,據說回去後還被SONY的社長罵到臭頭…


個人比較喜歡的是一部曲「東京Bay Side Club」;根據石井竜也本人的說法,這首歌是以石原裕次郎「呼風喚雨的男子漢」形象為創作泉源,而前半段聽起來還真是那麼一回事。曲子中段突然出現這種「先週 あの娘が 海に落ちたよ~ オイラはただ見てただけ~ そうさ そうさ、オイラは泳ぎができねぇ~恰好つけでも丘サーファー だから 通ってるのさ」令人絕倒的口白(可惜逐字翻成中文會模糊了笑點,重點在那個“できねぇ~”和“丘サーファー”,完全點出這個人不中用,說穿了只是遜咖一個的事實。結論是這個人其實是隻只能旁觀的旱鴨子,所以就去報名學游泳,正是米米Club式的嘲諷風格啊!),之後的歌詞便順著這樣的爛梗亂搞,從「東京Bay Side Club」到「東京スイミング(swimming)クラブ」,再演變到「東京変態クラブ」…完全是鬧劇一場。


三部曲的「東京イェイイェイ娘」是由MARI和MINAKO主唱,石井竜也則和其他人組成「親衛隊」,拿著擴聲筒在後面亂跳一通加油助興。乍聽之下是一首頗像樣的老歌,誰知道裡面的歌詞竟然是「うれしはずかし 二人の体 パイルダー・オン!」(又喜又羞的初體驗  兩人合體!)…「パイルダー・オン」是柯國隆所駕駛的指揮艇(以及後來的金剛飛翼)駛入無敵鐵金剛的頭部時,確認金剛與駕駛艙的合體無誤,柯國隆的專屬台詞。石井竜也竟然讓自己的妹妹唱這種歌詞…真是了不起。像這樣掛羊頭賣狗肉的歪歌,還有更令人噴飯的,留待下一篇介紹。


另一個個人認為很精彩的米米CLUB自製趣味性老歌是「オイオイ マドロスさん」(等等啊,水手先生)。這首歌的旋律有著高水平的懷舊氣氛,歌詞也相當窩心;內容大致是描述一位妙齡少女獨自靜佇在岸邊思念心上人,渴望見上一面,哪怕只是一個短暫的擁抱。我很喜歡這一句歌詞「ああ 空は茜の色に染めて トンボは飛ぶよ 恋し懐かし(蜻蜓在夕陽餘暉下飛舞 少女思念著與心上人有如黃昏般短暫的美好回憶)」所呈現的畫面,我覺得這是米米CLUB對文字藝術細膩的巧思,很感動。影片開始是石井竜也一人分飾水手與姑娘兩角,在碼頭當姑娘懇求水手帶著她到美國找尋心上人時,水手說「姑娘,我同情你可惜幫不上忙,船是女人止步的地方啊…」,語畢,汽笛聲響起,水手要搭的海鷗號就這樣開走了…這種水手真是遜咖啊! 最後一句歌詞「ちょいと私を遠くの国まで連れてって」(順道把我帶到遠方的國度吧),石井竜也和樂團玩的躲貓貓,不知道裡面有幾成是事先排練好,幾成是隨著臨場氣分的應變。

石井竜也曾說他從小一直到上大學為止都是獨來獨往,沒有朋友。他在鄉下長大,家裡開的是和菓子的百年老店;因有天份,在父親的支持下從3、4歲開始學油畫和鋼琴,可能是這個與眾不同的原因造成他成長時期在同儕間格格不入,經常受到排擠。直到高中畢業,抱著將來成為畫家的夢想隻身來到東京,進到文化學院就讀時,才豁然發現文化學院有一堆這樣獨來獨往的怪傢伙,其中不乏有把自己裝在箱子裡當作品,在美術館躺一整天這樣的怪人(這些人在美術館關門後當然有回家睡覺啦,根據石井本人的解釋)。石井竜也說這是他頭一次享受「交得到朋友的樂趣」,這些人當然就是米米CLUB的BON和James小野田等人。對於他們這種臭味相投,一生的情誼,我很嚮往,也很感動。許多人終其一生只想寫/唱能大賣的歌曲,但米米CLUB卻不這樣想。他們的核心理念是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把他們覺得有趣的東西與大眾分享,創造他們獨特的世界觀。


這一群文化學院的麻吉們臭味相投,他們從次文化樂團起家,他們可以一起搞怪,也可以做出膾炙人口的好歌。他們嘗過大紅大紫的滋味,他們也因此走向主流文化與次文化的衝突矛盾,歷經解散的痛苦;這些點點滴滴都匯聚成2006年再度復出的力量。米米CLUB解散的這10年間,網路革命無聲無息地改變人類的消費概念。從過去大量生產時代所強調的「最大公約數」,到講求少量多樣的現代所強調的「最小公倍數」,10年前所遇到的衝突矛盾如今已自動瓦解。2006年米米CLUB宣布短暫復出後2場演唱會88,888張的門票在發售當天被搶購一空與歌迷的熱情響應,進而促成樂團的完全復活。

We’re music這段PV收錄了歷年來米米CLUB演唱會精彩片段的回顧,可以看出場場經心設計的內容,熱鬧滾滾的氣氛,果然有如馬戲團般令人目眩神迷,一頭栽進他們所編織的多彩世界。

(待續)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再談石井竜也與米米CLUB(1) — 熱鬧馬戲團”

  1. 你好~
    我是米米的歌迷..也是石井的粉絲..感謝您寫了幾篇米米與石井的介紹..讓我更了解米米.及石井
    不懂日文的我..真的超愛石井的..天生的表演者.還有迷人的舞力魅力..可否再寫石井的感情生活及家庭..我好想更了解石井..謝謝您..^^

    1. 謝謝您的留言!! 米米的確是一個相當與眾不同的樂團。
      關於石井私人感情與家庭生活的報導似乎不是那麼多,不過我會盡量作出整理寫到往後的文章中,請稍等一陣子喔,謝謝!!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