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內健的快閃之路 — 第三話 — 入世的技術

竹內健是這樣從「出世」到「入世」的。一開始是小時候對諾貝爾獎的憧憬,希望將來能成為探索自然界謎團的真相或發現宇宙新物質等的科學家(這也是不少小學生的志願)。簡單地說,對竹內健而言,起點是窮究真理的物理學,也就是『發現』出什麼的工作。遇到舛岡富士雄博士是竹內健人生的一個大轉捩點,促使他轉而踏入『產品製造』的階段。而「產品內容」與「製造機制」的考量設計則是『產品製造』的下一個階段,也就是『發明』出什麼的工作。若拿個簡單的例子來比喻,『發現』可以想成是『食物加熱後竟可以變得這麼美味』,『產品製造』可以看成是『照著食譜依樣畫葫蘆的連鎖餐廳小廚師』,而『發明』可以想成是『自創食譜的餐廳主廚』。

一般來說,大多數的工程師傾向於鑽研某特定領域來增加技術能力與經驗,使自己成為那個領域的權威。不過竹內健的想法是,在歷經從學生時代的物理學研究,到進東芝後進行不良產品的改良、以及新產品從無到有的開發,身為技術人員,已經得到想做的事都已全力以赴的成就感。這個時候,竹內健開始懷疑自己的成長速度開始慢下來,並且是不是該換個跑道進行新的挑戰了。『為什麼研發出更好、更先進的技術,卻遲遲無法商品化』,可以說是技術人員誰都會面臨的問題。如果癥結不在技術本身,那麼關鍵就很有可能在經營管理方面。因此,竹內健認為繼物理學、製造、產品設計後,若要在新的領域累積實力,那就非經營,也就是Business莫屬。這也是將『發現』與『發明』轉換為對人類社會有用的產品,並得以變現的工作。這樣的工作,還包含了會計、人事、業務…等眾多要素;再以簡單的例子來比喻,『自創食譜的餐廳主廚』做出來的菜不見得有辦法討好消費者,也不保證餐廳老闆就能獲利。竹內健想做的,不光只是自創食譜,更得是自負盈虧,還要擠身為『米其林星星級』的owner-chef(主廚兼老闆)。

竹內健這種從「出世」到「入世」的想法,除了際遇之外,也與他的人生觀有著密切的關係。一切的根源,還是因為覺得自己沒有諾貝爾級或費爾茲級的頭腦,跟這些絕頂聰明的人正面對決也只不過是螳臂當車罷了,他壓根就不想跟天才們單挑較量。竹內健說,雖然自己好歹也拿著東大的畢業證書,但他並不是從「開成」、「灘」等超一流高中(日本的建中)一路平步青雲考上第一志願,而只是念了普普通通的升學高中,再蹲一年重考班才考上東大的。在一山還有一山高的世界裡顯然自己毫無立足之地,必敗無疑;即使有幸贏了,靠的也不會是把對手拋在腦後的懸殊實力差距,反而會淪落為互相搶奪同一張大餅的消耗戰。因此,漸漸地,竹內健的想法轉變為不純粹在單一領域逞強,而是瞄準某個領域與某個領域界線間的縫隙來建構自己的地盤。

在1993年竹內健剛進東芝時,像DRAM這種當紅領域裡頭腦頂尖的人才堆得像山一樣高。雖然說不小心被“拐”進比嚴冬還酷寒的快閃記憶體部門像是個大失算,其實反而陰錯陽差對了自己的胃口。研發團隊沒錢沒設備,有的只是企圖心和創意。上一篇提到包括竹內健在內的區區3人晶片設計小組,也還是有辦法將研發成果的論文與專利提升到世界水準。雖然與2位前輩們互為彼此競爭的關係,但大家的共同目標,是讓全世界接受在東芝內不被認同的技術,因此不會有互扯後腿的情況出現。由於這樣的經驗,竹內健的基本立場便是找到一個盡量不必廝殺也能活下去的出路,以避免陷入消耗戰的處世態度。

特別是在專利方面這樣的想法更是重要。嶄新且劃時代的創意不是這麼簡單就能靈光乍現,勝敗關鍵就在於如何盡早在別人之前想到「啊,原來就是這麼一回事喔,早知道我也這樣做了」的點子。不過,在一票人一窩蜂“共襄盛舉”的當紅領域,很難找到尚未被注意到的縫隙。反而是沒什麼人搭理的冷門領域“有機可乘”之處比預料的還多,因此竹內健表示這樣才有他在快閃記憶體領域發表論文的餘地。

話題再回到竹內健想挑戰的下一個領域,也就是經營管理。 就像遇見舛岡富士雄博士時一個晚上便決定進東芝一般,竹內健要去念美國MBA也是一個晚上就火速作下決斷的目標(當然前提是老婆也很爽快地答應)。當時快閃記憶體才剛站穩腳步且急需拓展市場,但工程師們都抱著雖有技術在身,卻對於未來事業應該往哪個方向走而無所適從的強烈危機感。因此,當時技術部門非常贊同他出國留學的決定,也以實際行動支援;比方說竹內健為了補習而必須早點下班時,同事會幫他分擔工作等。不過,東芝的人事部門就不這麼認為了。剛好那個時間點有一個當年東芝唯一拿到MBA學位(哈佛)的工程師,公司出錢讓他去深造,學成歸國後竟離職並在某商業雜誌上寫了一篇『日本企業都遜掉了』的文章。這種“恩將仇報”的舉動惹惱了人事部門,造成竹內健也遭到白眼。人事部門對竹內健說,要公費留學的話技術相關科系可以,MBA免談。不過,竹內健當時是這麼想的:他深信,要使日益衰弱的日本半導體製造業復活,對技術與經營兩者透徹的理解絕對不可或缺,只不過剛好企業內部的體制尚未跟上腳步。只要人事部門想通了,擋路的石頭總有被搬走的時候。就這樣,竹內健私底下照常進行申請學校的準備。有一天,人事部門來了通知,要他去參加公司非技術職員工專用的公費留學考試。竹內健心想,會不會是人事部門終於意識到擁有數萬名技術人員的東芝,也正需要懂經營的工程師。雖然如此,人事部門只是要他參加考試,並不代表一定會及格。就算國外的學校申請上而公司內部留學考試沒過,也只有自動離職並自掏腰包出國深造的份。

所幸,最後申請的學校全上,公司內部留學考試也順利通過,竹內健決定前往夢寐以求,並有如中了頭彩般很難被錄取的史丹佛大學深造。不過,人事部門告訴他,公司只願意給1年半的時間。理由是,技術人員只要了解經營管理的內容就夠了,不需要學位。2000年,竹內健雖然表面上答應公司1年半後回國,到了成田機場,卻是抱著買單程票的心情上了飛機。

(續)

參考文獻:世界で勝負する仕事術

(圖片來自vancouverconvention,CC license)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竹內健的快閃之路 — 第三話 — 入世的技術”

  1. 很喜歡這篇文章,應該說,很喜歡作者所展現的日本產業界的面向和故事,從中有許多值得學習的地方。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