辻野晃一郎之Google要的本領,SONY全都教給我了 — 對工作的褒獎,就是下一個工作

日本有句俗話說得好:「對工作的褒獎,就是下一個工作」。

2000年6月安藤桑從出井桑手中接下SONY社長一職,出井桑則轉任會長。2001年在兩人所主導的組織再造改革下另行增設新的社內公司,使得SONY集團的社內公司來到20多個左右。同年4月辻野晃一郎受到提拔,被欽定為其中一個社內公司的負責人。VAIO桌上型電腦事業好不容易苦盡甘來,並正要摩拳擦掌深耕歐美市場之際,情感上辻野晃一郎希望留在VAIO團隊繼續打拼。突如其來的人事異動,辻野晃一郎深深感嘆人在江湖,一切身不由己。

照理說升官應該是值得高興的事。辻野晃一郎所接掌的社內公司是個什麼樣的單位?這是一支編制有數百人之多,由眾賠錢部門所拼湊成的雜牌軍,講得白一點就是集拖油瓶之大成的敗犬。辻野晃一郎所繼承的“家產”,比當年空降VAIO桌上型電腦事業部時所扛的虧損數字還要嚴重上許多。社內公司美其名為「Network Terminal Solution Company(NTSC)」,組成份子來自set-top box、早期的HDD recorder(Clip-On)與air board(Locatiion Free TV)的產品線,且彼此間沒有什麼相關性,之所以兜在一塊,除了「爹不疼娘不愛」以外別無其他原因。NTSC,是對辻野晃一郎在VAIO成就上的褒獎。

組織再造後,規定所有社內公司的負責人必須出席總公司的每月例行會議進行簡報。當時,SONY將EVA指標(Economic Value Added,一定的期間內企業所產生的附加價值)納入衡量組織績效的重點項目。由於NTSC的先天不良,辻野晃一郎的起跑點被設定在落後大家一段遙遠距離之處。每一回Business review的結果,NTSC的績效總是輕易拔得倒數第一的頭籌。這就好比剛到VAIO時一腳踩空跌入谷底,千辛萬苦地往上爬並好不容易得以一窺地面的風景時,又滑了一跤再度滾回伸手不見五指的深淵。雖然心中五味雜陳,但一回生、二回熟。被釘在牆上的滋味已經嚐過太多,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若要突破目前的窘境,再一次奮力往上爬就是了。

過去,在山手線大崎駅往品川方向的一大片土地,是長年以來SONY電視事業的大本營,俗稱大崎電視村。目前已開發為住商混合區,一幢幢新建的大樓比鄰而立,當年的景象已不復見。NTSC的據點,便位於這個大崎電視村。依依不捨向同甘共苦3年半的VAIO團隊道別,辻野晃一郎隻身來到陌生的國度大崎。對大崎電視村的第一印象,辻野晃一郎的形容是「瀰漫著一股浮躁不安的氣氛」。當時,正是由映像管過渡到薄型面板之世代交替的關鍵時期,其他人不是賭液晶就是賭電漿,而SONY卻遲遲拿不出任何解決方案。Trinitron這個傲視群雄的CRT技術讓SONY在映像管時代獲得壓倒性的長期優勢,但也成了阻礙新一代技術發展的絆腳石。無獨有偶,這與後來Walkman慘遭iPod、iTunes痛宰,走的竟是同一條路。

辻野晃一郎認為,薄型面板技術研發的落後固然是個致命傷,但技術這種東西本來就需要長時間的醞釀累積,不會無中生有,焦急、跳腳也無濟於事。在這樣的情況下,暫時也只有透過面板調度策略或M&A等手段來應急了。而大崎電視村最大的問題並不在於缺乏獨家面板技術,而是進入網路與數位廣播的時代,仍只把電視當做“影像接收器”的狹隘思維。這麼一來,辻野晃一郎不禁感到,重新定義網路時代的電視並創造出新的事業領域,不正是NTSC這個嚴重赤字之新設公司的真正使命嗎? 想到這裡,便渾身充滿了幹勁。在走馬上任的同時,辻野晃一郎也鉅細靡遺地擬定如何能夠讓NTSC撥雲見日的「First Hundred Days Plan」重生計畫。

除了「只把電視當做“影像接收器”的狹隘思維」之事業層面的大問題外,大崎電視村還有個讓辻野晃一郎傷透腦筋的奇特組織文化。辻野晃一郎表示,由安藤桑領軍,包括VAIO團隊在內之IT社內公司的組織文化,與後來在Google所感受到的氣氛非常相近。比方說,不管是社內公司負責人還是誰,只要晚進會議室,不但沒位子坐,也沒人會讓位。這並不是目中無人或不懂禮貌,而是不分階級上下的一視同仁,早到先贏、積極進取的表現。

相反地,大崎電視村的環境則是南轅北轍。開會時根據階級高低來決定席次,甚至有時還會特地放上名牌來指定誰該坐哪個位置。此外,官大的人開金口時,底下的人低頭猛作筆記,深怕漏掉任何一個字。即便是無關緊要的談話,大家也是乖乖地照單全收。看到這番光景,辻野晃一郎認為這樣的組織文化不改是不行的。他馬上要大家放下紙筆抬起頭來,看著自己說話。

接著,辻野晃一郎將自己的想法與營運方針透過網頁,毫不間斷地向同仁們發聲。而第一篇的部分內容大致上是這樣地:

《我們可以說是4月誕生的社內公司中,面臨挑戰項目最多的一個。除了事業基礎與事業營運的重整外,同時也必須前往未知的領域,打造SONY過去未曾推出的消費性新產品。此時,所仰賴的便是各位的「聰明才智」、「創造力」、「勇於挑戰的精神」與「熱情」,並關係到每個人能將實力發揮到何種境地。所以,心態不應該是「因為是別人叫我做的」、「因為是老闆的命令」,而是必須重新意識並找回當年井深桑所力求的SONY精神,也就是「自由豁達、樂在其中的完美工廠」。》

為了改變大崎電視村的組織文化,辻野晃一郎賣命地向每一位成員「曉以大義」。多年後辻野晃一郎進了Google,發現當時所言「因為是別人叫我做的」、「因為是老闆的命令」竟與Google語錄中的「Don’t do something just someone said to do it」、「If you want complete order, join the Marines」有著不謀而合的共通之處。

不過,光靠以上的辦法並不足以讓一個組織起死回生。因此,辻野晃一郎決定去見一個人,一個SONY以外的人。

(續)

參考文獻:グーグルで必要なことは、みんなソニーが教えてくれた

(圖片來自Enokson,CC license)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辻野晃一郎之Google要的本領,SONY全都教給我了 — 對工作的褒獎,就是下一個工作”

  1. 黛姊您好,由於有物報告網站的緣故,有幸拜讀您的文章。寫得真的很好…
    不過,想要詢問一下有關此一系列之文章是否有一正確的閱讀排序呢??
    因為若是只沿著文章發佈的時間序讀的話,感覺內文的時間軸似乎不太連貫…
    然後也會繼續期待您的後續作品,謝謝您。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