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NA的DNA — the start of a bumpy journey(上)

《南場智子(1962~)的DeNA創業故事》

「看你說得這麼口沫橫飛、欲罷不能,乾脆自己跳下來做好了」。

1999年1月7日,當時任職於麥肯錫的企管顧問南場智子,在飯局中力勸Sony Communication Network(現在的So-net株式會社)社長山本泉二應該在旗下的ISP,也就是So-net之下成立網拍事業。在那個時間點日本國內的網拍服務尚未正式成形,南場認為具備了用戶基礎的So-net若能先聲奪人,看起來很有機會坐大,便滔滔不絕地向山本社長獻策,並愈說愈起勁。山本社長突如其來的一席話「看你說得這麼口沫橫飛、欲罷不能,乾脆自己跳下去做好了」,讓南場當場愣住。一直以來全心全意投注於企管顧問這個從旁插手他人事業的工作,南場壓根沒意識到還有「自己跳下來做」這個選項的存在。

原本便擅長於邏輯、數字與分析的南場,覺得自己與企管顧問這項職業的八字蠻合得來,除了拿到哈佛的MBA學位,在麥肯錫也一路平步青雲地升上董事(Partner)。不過,在華麗的企管顧問生涯中也囤積了不少「無法繼續參與」的扼腕情緒。與客戶一起熬通霄、嘔心瀝血擬定的事業策略,一旦進入付諸實行的階段,企管顧問便不再被歸類為並肩作戰的同志。大概在1996年左右,南場開始有了「對於自己所催生出的idea,從問世到引爆的過程都能是執行團隊的一份子,哪怕是一次也好」的想法。山本社長不經意的隨口說說有如當頭棒喝,就這樣,南場踏上創業的不歸路。

當然,除了熱情之外,創業的原動力還包括了身為企管顧問的驕傲與自負。解決過各種琳瑯滿目的疑難雜症,南場很自然地認為對於公司的營運,應該比市面上的經營者更更駕輕就熟且一帆風順才是。然而,以過來人的經驗,南場要告誡自信過度的同行們的是:「你們這些號呆。這麼想的人通常都會跌個狗吃屎!」。「說是一回事,做又是另一回事」,反而是高薪企管顧問才會忘得一乾二淨的常識。此外,企管顧問公司所學到的本領與解決問題的習慣,在換了位置成為經營者後,不光是派不上用場,而且大多都還是絆腳石。南場表示這麼多年了,至今她還在「unlearning」,試圖消除過往的“遺毒”。

言歸正傳。小宇宙爆發的南場,給自己最首要的任務便是盡早推出網拍服務,以搶得市場先機。南場自問,要怎麼生出網拍服務?喔,對了,找人,趕快找人。找誰?事不宜遲,馬上慫恿一起合作過又彼此默契佳的川田(川田尚吾)、渡邊(渡邊雅之)。川田與渡邊二位都是南場在麥肯錫的後輩;川田進公司三年,學生時代曾接觸過新創公司,南場認為比起企管顧問,川田更適合當個企業家。川田的機動性強,所擅長的科目為野生、狩獵與戰鬥,且科學造詣深厚。渡邊進公司二年,畢業於人類綜合學部這個不知所云的科系,雖然還是個菜鳥,但研究調查功力堪稱麥肯錫之冠,手腳也相當俐落。經常有人問起為什麼選擇川田與渡邊作為創業夥伴,南場想了想,人品、見識、才能這類冠冕堂皇的回答聽起來都有事後找理由的矯情之嫌,也懶得去深究,總是言簡意賅地以「一開始就看對眼了」表達。南場表示,對二位夥伴的感謝無法用言語形容;有了他們的加入,就算比其它新創公司花上更長的時間才能浮出水面,DeNA的有成已經底定了一大半。

DeNA的命名由來為DNA與e-commerce的造字,以「極力縮短網路上買賣雙方的距離,散播通路革命的DNA」為宗旨。1999年3月4日DeNA正式成立,辦公室租在渋谷代々木公園附近20平方米左右的小公寓,家具則是一張麥肯錫贈送的精緻會客桌與數張熟人的公司所施捨之廢棄不用的電腦桌椅等。廁所僅有一間只好男女共用,且南場總是那個因難忍髒臭而不得不動手打掃的人。DeNA開張後,南場要求川田與渡邊各自再拉個人進來,條件是「要比自己優秀」。川田把學弟茂岩從日本IBM帶了過來;自稱超級優秀的渡邊找不到比自己更厲害的傢伙,在傷透腦筋後只好請出任職於Accenture,擁有相同基因的渡邊哥。最後,渡邊爸還爽快地答應擔任DeNA的監察人。

茂岩與渡邊哥都是行事慎重型的人,為了說服他們著實費盡唇舌。特別是茂岩乃為日本IBM資料庫相關技術的第一神人,更以IBM為榮。對於川田的邀約,茂岩第一個反應是「新創公司?什麼鬼?」。最後,川田等人遞了「社長失格 — 我的公司之所以倒閉的原因」這本名著給茂岩,並留下「讀完後若有所感動,就過來我們這裡吧」一句話後靜待茂岩的回音。

「社長失格 — 我的公司之所以倒閉的原因」是達康泡沫時期慘絕人寰的創業失敗故事,由社長板倉雄一郎本人現身說法。1994年板倉雄一郎所創設的網路公司Hypernet以100萬日圓起家,於1995年度創下營業額7億日圓,淨利2億日圓的漂亮紀錄,大型投資銀行、證券公司捧著大筆鈔票排隊爭相提供融資,就連大名鼎鼎的比爾蓋茲都要求見上板倉雄一郎一面。這段春風得意之時,板倉雄一郎出手闊綽訂購法拉利跑車,且每晚流連六本木夜店買醉。1997年資金調度出問題後,一口氣走向萬劫不復的倒閉之路,短短三年Hypernet關門大吉,板倉雄一郎個人還背負了數十億日圓的債務。川田等人為什麼會對個性小心謹慎的茂岩採取這種失心瘋的戰術,大夥兒至今仍說不出個所以然,但茂岩確實深深地受到「感動」並決定加入DeNA。

至於資金方面,一開始So-net的力挺無疑是一劑強心針。為了避免SONY色彩過於濃厚,正當南場等人有意引進另一股資金勢力時,也推出線上買家賣家資訊交流服務的RECRUIT適時表態。So-net與RECRUIT相繼希望出資比例在67%以上,且雙方都要求DeNA的網拍服務名稱冠夫姓;來自大企業的“加持”在必要程度之上,世界上也沒有出資比例總和超過一百這種事,但又不想得罪兩邊的金主,南場為難得胃絞痛。想了又想,網拍名稱順了一方的意,出資比例則順了另一方的意,似乎是個折衷的妙案。不過,南場又更鬱悶了。為什麼天平的兩端只能是So-net與RECRUIT?川田、渡邊等幾位夥伴都是拋棄了人生中某些珍貴資產而賭在DeNA上,自己不也一樣?股東結構,網拍名稱什麼的不應該仰人鼻息,而是端視團隊欲如何打造DeNA的想法才對啊。

在沉重的工作中煩惱了十天後結論出爐,南場於是分別求見So-net的山本社長與RECRUIT的坂本常務。網拍名稱不冠夫姓,而是DeNA自行命名。出資比例為So-net、RECRUIT與DeNA經營團隊各占三分之一,且由DeNA主導營運。鼓起勇氣清楚表達DeNA的想法後,出乎意料地,山本社長與坂本常務不約而同依了南場的提議。

啥?怎麼大家突然變得這麼好說話?之前不是態度強硬,沒有讓步空間嗎?當然,這當中也有So-net與RECRUIT兩造間為了牽制彼此的意圖,但南場覺得山本社長與坂本常務其實給自己上了寶貴的一課 — 所謂的工作不是「喬事情」,而是「做決定」;自己的角色不再是企管顧問,而是企業老闆。與華麗的初登板相去甚遠,包括接下來所做的一堆蠢事在內,南場形容自己的出發實在是笨手笨腳地情何以堪。

(待續)

摘錄自南場智子不格好経営―チームDeNAの挑戦

(圖片來自D.o.M.e.N.i.C.o (memmo77),CC license)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